郭德纲和曹云金到底谁不要脸?

网友 3年前 2431 ℃ 导读

郭德纲和曹云金到底谁不要脸?这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 但今天看了曹云金反击郭德纲的长微博,感觉有必要写写德云社这些年的恩怨了。江湖在今天已经远去,但德云社这点事,全是江湖。...

郭德纲与曹云金之争,再次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先是8月31日,郭德纲在微博发文,“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在所配图片中,可见《家谱》上记载:“另有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9月4日,曹云金微博发文回应,“你可真有意思,从来不敢指名道姓,一贯含沙射影,就因为不再给你赚钱了,你逼走了我们,现在你栽赃陷害,强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赶尽杀绝,置我们于死地!”

9月5日,曹云金再次在微博发表长文,历数郭德纲“多宗罪”,撺掇大家骗徒弟学费、勒令曹云金央视退赛、让曹云金拍戏分文片酬不给、骂春晚骂记者、借助舆论力量“背后捅刀”、背地里阻挠演出,将自己拜师郭德纲学艺以来,受到郭德纲的各种欺压、羞辱全数翻出,这场师徒大撕逼真是蔚为壮观,曹云金甚至在文中指出郭德纲与其他女子有染。

9月5日,曹云金在微博发表7000字长文,痛斥郭德纲“七宗罪”

孰是孰非众说纷纭,但唯一可以确认的,郭德纲与曹云金两人之间的师徒情谊已荡然无存。相声界的师徒关系是怎么来的?曾几何时亲密无间的师徒,为何今日却闹得这般鱼死网破、你死我活的下场?

郭德纲与曹云金之争,表面上看是相声界“谁坏了规矩”之争,根本上它折射了传统规矩在现代社会的尴尬处境。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有争斗就要有规矩,规矩是不同的人和势力在江湖中以生存为筹码博弈时达成一种共识,是一个微妙的平衡。

可是有个问题,与何云伟、李菁的公开与郭德纲决裂不同,曹云金从德云社出走,是很低调的,在长微博中曹云金自己也说,他离开德云社以后,从未在公开场合说过郭德纲和德云社的坏话,师徒间本算是“和平分手”,既然是“和平分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为何几年以后,又会因为几张纸——德云社相声家谱,而在网络中大打出手呢?

曹云金早不出手,晚不出手,为何会看到自己被德云社家谱除名之后,奋而回击呢?相声艺人为何如此看重相声家谱?相声家谱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侯宝林、马季这些相声大师,又在师徒家谱中发生过哪些恩恩怨怨?

01.

相声家谱就是相声演员的“身份证”,郭德纲当年深受其害。

相声,作为封建社会诞生的曲艺门类,在拜师学艺等方面,至今仍然保留着非常传统的规矩,比如拜师。

曾经有个笑话,说有位 去天桥剧场后台看望一位年近九旬的老相声艺人,领导走后,老艺人问身边人,刚才来看我这人,是谁的徒弟呀?

虽是笑话,可见相声艺人对师承的重视,互相不认识的相声艺人,通过“你师傅是谁”这种师承脉络问题,就可以迅速排出辈分,我是你师叔,或者,我是你师侄,五湖四海的艺人,瞬间就成了亲人。

没有师承的人,你相声说得再好,在相声行业里也不被认可,你怎知,今天如日中天的郭德纲,昔日里也曾受到师承的困扰。

1995年左右,郭德纲从天津到北京闯荡,举步维艰,因为他说相声拜的是天津的杨志刚,而杨和北京相声界很少来往,所以北京相声界根本就不认郭德纲,排挤他,觉得他没有师承,是个野孩子。

侯耀文(中)与郭德纲(右)

为了站住脚跟,郭德纲开始提着礼物拜北京的相声名家为师,好在北京相声界立足,先找大鼻子李金斗,李金斗没答应,辗转几次,才拜了侯耀文为师,这就是为什么曹云金长文中写到,侯耀文因为相声大赛的事儿,给曹云金打电话,曹云金叫他师爷。

正因为郭德纲自己就吃过亏,深知被师父开除出相声家谱,失去了相声界最在乎的“师门”,对一个相声艺人来说意味着多么大的打击,所以这才痛下 ,重修德云社家谱时,给何云伟和曹云金除名。

02.

相声界里师徒反目很常见,新人红了就不想再被盘剥。

人是情感动物,所以,尽管相声界对“师承、辈份”这些规矩特别在乎,可是一旦杂糅进了个人恩怨纠葛进去,尤其是出现利益纷争,就很难再有纯粹的师徒关系。

以侯宝林和马季这对师徒为例。“文革”时期,年轻气盛、追求“进步”的马季,造了师父侯宝林的反,给师父贴了大字报,甚至还有传闻说在批斗大会上,马季打了侯宝林耳光。侯家人为此十分憎恨马季,但师徒二人都默认这是历史原因,对外界很少提及,但师徒不和,也早被外界所知。

侯宝林(左)、刘宝瑞(中)、马季(右)

如果说马季和侯宝林的师徒反目是特殊时代背景造成的,那么在当代,许多相声门里的师徒反目,多是利益纷争造成的。曹云金在控诉郭德纲的长微博中,提及最多的就是钱,郭德纲用曹云金拍戏不给钱,给曹云金相声出场费每场不过150元,郭德纲想方设法从徒弟身上榨取利益,好像徒弟们是欠了他的一样。

是的,他们就是欠我的。这就是郭德纲的内心想法。

这并非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而可以说是长久以来相声门里的“陈规陋习”。相声门拜师学艺,讲究的是“学三年,效力一年”,也就是在三年学成之后,效力的一年里,这个徒弟所赚的所有钱,都要交给师父,这是“谢师”。不仅如此,什么三节两寿,春节、五月节、八月节、师父师娘的生日,徒弟都要有所表示,不能空手。

正是有这种传统相声师门的规矩思想,郭德纲才觉得,盘剥徒弟们是理所应当,这是做师父的权力。

旧社会相声门、相声艺人对这种师徒之间的愚忠愚孝非常迷恋,并且把这看作是一个相声艺人能否有出息的重要因素:是不是听师父的话,无论师父是打是骂,是抽大烟,是 ,师父永远是对的,师父说的话永远是对的。

正因如此,打着“复兴传统相声”旗号的郭德纲,对这种旧时代的师徒关系更是迷恋,也正因为迷恋旧社会师父对徒弟的绝对控制,他才觉得,无论做什么,师父永远都是对的,即便怎样盘剥徒弟,也是对的,因为徒弟的名望和技能,都是师父给的。

03.

旧社会戏班子的“霸道总裁”制度,成为反现代职业伦理的盘剥工具。

郭德纲热爱传统相声,他也不加选择地热爱传统相声门里的一些,包括现在看来畸形的师徒关系。

郭德纲在相声《论二十年相声之现状》中,借着相声台词,高调地宣称:中国最高的曲艺、戏曲艺人梅兰芳、马连良等,都诞生在“戏班子时代”,而戏班子讲究的就是“角儿负责制”,就是大腕儿班主一个人说了算,马连良是马连良剧团的角儿,也是话事人,梅兰芳也是,郭德纲用这个例子,来反证自己,他就应该是德云社的绝对话事人、控制者,只有在这种制度下,德云社才能说好相声,才能人才辈出。

多年来,相声界之所以会有这么多师徒恩怨、师兄弟恩怨、师门与师门之间的恩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郭德纲这种思想。

他们无条件地继承了传统相声门里的所有东西,从相声段子、技法,到班主制度,师徒关系,无论精华糟粕,一概吸取,甚至连师徒欺压徒弟、当霸道总裁这种变态扭曲形式,也继承下来,并且觉得名正言顺,就必须是这样的,似乎师父不欺压徒弟,中国就无法出现优秀的相声演员。

可是,从徐德亮的出走,到何云伟、李菁的出走,再到曹云金的出走,再到曹云金与郭德纲的反目成仇大撕逼,很显然,郭德纲不可能一边按照当下市场经济的娱乐圈方式来捞钱,另一边用旧社会徒弟供养师父的丑恶伦理来管理徒弟,这种身体在当代、头脑还在旧社会的分体人,是迟早有一天要分裂的,曹云金的忍无可忍大反攻,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04.

郭德纲为何下手如此之重?

这让人想起徐皓峰的几部电影《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师父》,讲的就是师徒与规矩这一主题。在《师父》中,廖凡饰演的南派咏春传人陈识要来天津开馆收徒。金士杰扮演的天津武术泰斗郑山傲告诉他,小拳种有小拳种扬名立万的规矩:徒弟踢馆,踢够八家,由天津武林公推一人击败他,保全天津武林的尊严,赶走徒弟,但承认师父,准其开馆。就像电影《一代宗师》(徐皓峰也是编剧之一)的台词说的,“一门里,有人当面子,就得有人当里子,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面子流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面子请人吃一支烟,可能里子就要除掉一个人。”

为何要讲规矩?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有争斗就要有规矩,规矩是不同的人和势力在江湖中以生存为筹码博弈时达成一种共识,谁都不会太吃亏,谁也占不了太大便宜,它是一个微妙的平衡,谁都不能坏了这种平衡。曹云金的出走则坏了规矩。从里子上看,动摇了德云社建立在师承传统上一系列规矩,动摇了军心;从面子上看,这不仅让德云社遭到舆论质疑,也可能让德云社失去根基。郭德纲对曹云金痛下“杀手”,就是“面子请人吃一支烟,可能里子就要除掉一个人”。

从这个角度看,如果郭德纲所说属实,曹云金等人真的“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那郭德纲的做法并非无章可循,里子流血了,他守住了面子;可如果曹云金的长微博属实,那郭德纲既伤了里子也丢了面子。他看似守护规矩,实际上是他先破坏了师徒之间的规矩,比如骗学费、克扣工资、背后里阴徒弟。他也无意于守护相声界师徒传承的规矩,他想守住的是只是德云社自己的那一套规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就是爷,一日为徒弟你就得给我赚钱,赚了钱我拿大头……郭德纲与曹云金之争,表面上看是相声界“谁坏了规矩”之争,根本上它深刻折射了传统规矩在现代社会的尴尬处境。今日相声的处境不同于往日,当德云社一次路演就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票房收入而徒弟只能抽成几百元时,传统那一套规矩,真的还能管住人心吗?在一个经济社会中,传统规矩真的都是糟粕吗?如果不是,它到底有何为,又该何为呢?

这或许是一地鸡毛的舆论纷争之外,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议题。

郭德纲满嘴道义规矩,曹云金一个劲儿卖惨抖黑,说白了,不就是为了钱吗?

郭德纲满嘴的道义规矩,打着道上规矩的旗号,做些道下的事儿,实在是不地道。可曹云金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昨天捏了我,我今天就揭你的短。一来二去,师徒恩情甩一边,围绕的不过是“金钱”二字。

说到底,掀开明星这层皮,瓤子里的那点事有比民间奇闻狗血多少呢?我愿意看你的作品,不爱操心你嘴上和下半身的事,我见过人性的脏,万万不敢相信所谓艺术能升华尔等的灵魂,不过寻常人家罢了。真要说回作品,屎尿屁、卖萌耍贱、网络段子,这就是他们目前的全部本事了。

既然不是贤,难免有杂念,但愿漫漫人间,你们再不相见。相声界撕逼着实精彩,一个个舌绽莲花,能把死人说活的好口条,去说点什么不好,非要把口才用到这儿?这个队没的站,两个人都揣着才,却做些跟“财”有关的事儿,我们这些外人,就是觉得你们忘了初心,特别没意思。

郭德纲和曹云金到底谁不要脸?答案是半斤八两都一样。

点击收藏郭德纲和曹云金到底谁不要脸? | https://xcxsd.org/yule/20170509431.html

相关推荐

100套精美PPT模板
500份优秀简历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