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友 3年前 1989 ℃ 导读

有关共享单车“垃圾成山”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但很少有人去估计它们究竟能产生多少“废金属”,人们也不得而知。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一辆自行车由25个部件和150个零部件组成:坐垫、框...

有关共享单车“垃圾成山”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但很少有人去估计它们究竟能产生多少“废金属”,人们也不得而知。

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络热点 第1张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

一辆自行车由25个部件和150个零部件组成:坐垫、框架、车轮、链条、电子锁……进一步的,这些部件属于金属、橡胶、塑料……可全车最有回收价值的车架——钢铁或铝合金制品,被回收行业内人士吐槽价格比纸还低而不愿回收——2016年废钢铁回收均价为1.35元/千克。

据了解,多家回收企业对于自行车的回收报价仅为每辆十几元甚至四五元。共享单车改变了出行方式,但堆积成山的报废单车却让人担忧。

据报道,就杭州共享单车而言,每辆自行车的运维成本约为1000元,这甚至高于一辆新车的成本,杭州公共自行车的新车价约为740元。

“没有生产者延伸责任制度,生产企业因为盈利会最先考虑制造而非回收。”中国再生金属协会发展部主管董军说。

共享单车回收,任重而道远。

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络热点 第2张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悟空单车也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事实上,共享单车的热度并未消减。就在几天前,摩拜对外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诞生以来的单笔融资最高纪录。在一进一出的资本市场强烈的画风对比中,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上了微博热搜榜。

那么,在悟空单车这场“败局”之后,能给予如今铺天盖地的共享单车怎样的“教训”?共享单车的路又将如何持续?或许,发生在雷厚义身上的故事,能给出我们一些思考。

停留在一座城市的“悟空”

生存了5个月

雷厚义的手机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直到下午4点多,钱江晚报记者好不容易打通了他的电话,却在聊了不足一分钟后,被匆匆挂断;而他正式接受我们的采访,已是晚上6点多。他说,这几天找他的人太多了,不仅有全国各地的媒体,更有一些投资机构的人,“这是我在放弃悟空单车后没想到的。”

关于雷厚义的公开资料并不多,网上的说法是,这位生于1991年的年轻人,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经历,除了“悟空单车”,“大学辍学”、“当过北大保安”、“辗转多地创业”、“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等这些关键词,都是这个90后年轻人的标签。

而在昨天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电话那头的雷厚义,说话细声细语的,他评价自己是典型的重庆人,敢打敢拼,不怕输。

在外人看来有些“豪赌”的感觉,悟空单车的大本营也选在重庆,并且从去年9月“诞生”以来,它一直没有“去过”重庆以外的其他城市。

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络热点 第3张

事实上,无论是悟空单车或者3Vbike的倒闭,都无法对共享单车的头部玩家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也根本谈不上共享单车的洗牌期临近,充其量也就是共享单车的“末位淘汰”。

又一家共享单车平台死掉了。距离上一家倒闭的悟空单车(6月13日),时间仅仅只过去了8天。

6月21日,共享单车平台3Vbike对外宣布称,由于单车大量被盗,即日起停止运营。并提醒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

但经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调查发现,早在5月中旬,也就是3Vbike刚刚上线运营3个月之际,3Vbike就已经处在倒闭边缘。

发了100多份BP,几乎没有回应

公开资料显示,3Vbike的运营方为北京华尧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金1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巫盛华。在推出3Vbike之前,巫盛华从未接触过自行车行业,此前的几次创业经历均与网站有关。

2月26日,3Vbike在保定投放首批共享单车,随后,又在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岛、北戴河、福建莆田等地铺开。

巫盛华在接受寻找中国创客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其实从2016年9月份就开始着手准备进入共享单车领域,但之后一直融不到钱,所以才一直拖到2017年的2月份才正式上线。

“我当时十分看好这个模式,想着会有很多投资机构过来,本来想着是可以融几百万的,结果后来一直没有融到钱。”巫盛华说道。

“我也找了很多投资机构过去,像红杉资本啊这些,但是都没有回应我。我一共发了大概100多份BP,大部分(投资机构)都没有回,偶尔有一两个回了的也都没有下文。”

“很多人觉得重庆并不适合投放共享单车,因为这里的道路到处是坡,选择骑车出行的需求并不会大。”雷厚义说,但他并不这么认为,“如果连重庆这样的城市我们也能生存下去,还怕其他什么地方呢?”

在一切就绪之后,悟空单车从今年年初开始,分两批投放市场,最近的一批投放是在今年2月底,总共投放了一千辆单车。这批车成本相比第一批高很多,每辆约750元。两批投放前后投入总计800万元左右。

后来,悟空单车在市场上出现的车辆不断丢失、人工运维、智能锁等问题导致效率低下,成本过高。最核心的问题是公司面临着供应链和融资的难题,“如果这些解决不了,就没资格去考虑运营问题。”雷厚义说。

到今年6月,悟空单车在运营了仅仅5个月后,就宣布退出市场。

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络热点 第4张

他对结局早有预测

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雷厚义为自己“单车梦”搭进去300多万元。有媒体报道称,雷厚义豪言:“这些单车,就当做公益了。”

昨天,雷厚义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做公益”这个说法并非他本人之意,“该找回的,团队都全力找回了。但剩下的,我们即使不想做公益,又能怎么办呢?”

这几天,雷厚义在处理完15000多名悟空单车用户的押金后,开始陷入沉思,他想得最多的事,也是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在共享单车热火朝天之时,悟空单车为什么会失败?

雷厚义说,对于这样结局,其实他早有预测,“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真的太快了……”

事实上,悟空单车是重庆市场最早出现的单车品牌之一,甚至早于目前统治着整个单车行业大半壁江山的摩拜和ofo。

最初进入市场的悟空,也曾充满了幻想,雷厚义曾对外宣布,悟空单车投入市场后,将以每天500辆的速度在短时间内完成布局,并逐步扩大覆盖范围,最终预计拥有10万辆悟空小红车,全面覆盖重庆城区。

雷厚义的自信不仅来自于他对这个城市的熟悉,更相信他独创的“合作模式”能分得一杯羹:他们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然而,雷厚义很快发现,这样的众筹变得越来越困难。“个人或小商家风险承担能力太弱了,他们害怕投入的每一笔钱出现哪怕一点点的亏损,所以,我们的资金链很快就断了。”雷厚义说。

到了4月中旬,雷厚义就判断,“这件事情做不成了”。原因就是融资没成功;合伙人模式随即垮了。

另一方面,雷厚义没想到的是,摩拜和ofo等共享单车“巨头”的发展太快了,甚至是不惜成本地投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根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产品品质也不是特别好。”

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络热点 第5张

“豪赌”共享单车失败后

他依然看好共享经济

雷厚义有个微信小号,叫“信用村”,这是他“起家”的地方。他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自己的第一桶金,就是做贷款攒下的。“那时候,我也差点身无分无,但最终挺了下来。”雷厚义说,口袋里有点钱的他相信,“既然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单车。”

所以,悟空单车从一开始就是站在风口上的“赌注”。雷厚义说,有风口是好事,有人去追逐风口也是好事。“这说明,这个社会还有活力和创新。”

但如今,他也曾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

跟着雷厚义做悟空单车的有20多人,在退出市场后,团队并没有解散,跟着他一起回到了“老本行”。

雷厚义说,他依然看好共享经济,比如,共享汽车。“共享汽车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趋势,前景非常好。但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很多共享汽车都是需要停到特定的停车场或附近网点。”雷厚义说,有了一次这样的经历,他在没有更充分准备之前,不急着再次寻找机会了。

不过,上了微博热搜的雷厚义,却在悟空单车消失后,认识了一批风投机构,“或许,很多人看中了我这样的经历,选择了相信。”雷厚义说,对于他而言,这样的“败局”,“不算坏事”。

巫盛华最后迫于无奈,只能自掏腰包拿了六七十万的现金先行上马。在他看来,一二线城市竞争激烈,三线城市暂时尚未有人注意到,因此他决定主打三线城市的共享出行。北京周边的保定、廊坊成为他率先进驻的城市。当时他仍心存侥幸,以为慢慢做起来之后会有投资机构过来投资。

六七十万的现金最后只造出了1000多辆的自行车,巫盛华又分别将其投放在全国的保定、廊坊、秦皇岛、莆田等4座城市,算下来一座城市不过二三百辆的规模。

“我不看好共享单车模式”

据巫盛华透露,3Vbike在停止运营前用户注册量最高达到1.1万,平台上日订单最高可达500单。这对于一个满共只有1000余辆单车的平台来说,已实属不易。

但由于巫盛华启动资金少,仓促上马,并没有为单车配备智能锁,导致后期单车丢失率大大增加。实际上,巫盛华甚至连APP都没有推出,仅仅只是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平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平台进行注册、缴费等行为,单车的定位也依赖于微信定位,定位精准度有限。

巫盛华称, 3Vbike投出去的1000多辆车中,现在只找回了几十辆。多数都被盗走,或者被用户骑到诸如桥洞、小区内等偏僻角落。

“并且我们的地图数据都是不真实的。”巫盛华对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说道。“因为我们的定位是基于微信的,很多用户开了锁之后就结束订单,然后再把车骑走。导致我们不知道车的具体位置。”

到5月中旬,严重的损失率就已经让3Vbike不堪重负。3Vbike甚至想出了冻结用户押金和余款的方式,强迫要求用户将车辆停放在指定区域,之后再拍照发给平台客服,才可以进行退款操作。

不过此举收效甚微,并且导致用户情绪反弹。巫盛华说起这一点来颇感无奈,最后冻结只持续了两天便不了了之。

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网络热点 第6张

“到5月中旬,基本上我们不打算在做了,那个时候就准备要结束了。”巫盛华对记者说道。

巫盛华甚至对记者说道,他已经不再看好共享单车这个模式。他表示,如果我有几千辆车,可能不会这么快死掉,但那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这个损耗率是十分严重的,你投几千辆,十个月八个月的也就没了,几万辆也就是时间长了点。

共享单车末位淘汰已启动

事实上,无论是悟空单车或者3Vbike的倒闭,都无法对共享单车的头部玩家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也根本谈不上共享单车的洗牌期临近,充其量也就是共享单车的“末位淘汰”。

为什么这么说,仔细观察后你就会发现,悟空单车和3Vbike其实都有几个共同点:创始人是频繁创业者,此前从未接触过自行车领域,进入共享单车市场的时间较晚(12月与2月),没有得到一次融资,旗下单车质量不高。

这些品牌在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基本上是属于最末位的玩家。既得不到投资机构的垂青,又对自行车制造业一窍不通,凭着一股子创业致富的虚假激情就投入到共享单车的大战中间,能不当炮灰么?

所以,这两家公司的倒闭完全是正常的,不倒闭才是不正常的。盲目去追逐风口的猪虽然也能飞起来,但只有摔下来的时候,才会知道疼。

现阶段,摩拜单车已经完成新一轮超6亿美元的巨额融资,ofo下一轮融资也被传正在筹备之中,共享单车的Top2地位暂时已无法撼动。第二梯队玩家则以小蓝单车、骑呗等为代表,已形成一定规模。共享单车的大战,才刚刚开始。

点击收藏又一共享单车倒闭 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垃圾? | https://xcxsd.org/redian/20170703888.html

网络热点

100套精美PPT模板
500份优秀简历模板